既是對壘卻又同一陣綫

electOUT_36pages-30 electOUT_36pages-31哪怕是青梅竹馬的好友,訪談中彼此也釋出善意,但亦難以隱瞞一個事實,就是彼此為競選對手。「新希望」第一候選人高天賜和「公民監察」利安豪,兩位均為今屆立法會選舉葡裔候選人,各見有不同的見解。一位說,立法會上討論太多;另一位則倡議另覓提出反對的方式。立法程序上,一位主張斬釘截鐵;另一位則盼求廣納意見。然而,主要政府官員問責制、立法議員不可一身多職,則是他們共同關注之處。

 

Sónia Nunes

 

– 那不如先介紹自己,你們認識對方嗎?是朋友嗎?

利安豪:我們從少己識對方,大家一起在澳門長大,也住得很近。

高天賜:大家是很好的朋友。

 

-在政壇上遇到好友,你有否感到意外?

高天賜:不會,他性格外向,也對影響生活的議題很敢言,這一點很重要,因為這類人在澳門很缺乏。澳門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,一切金錢掛帥,人們變得很自私自利。利安豪(林玉鳳第三候選人)在澳門政壇上是一股清流。

 

– 利安豪,你對身為立法議員的高天賜有何看法呢?

利安豪:我一直都很由衷感激他一路以來所做的事,尤其是在處理問題上的勇作勇為。在議會上,不要再上演政治「大龍鳳」,重新審視政策和政見,實事求事,這也是他參選的主要原因。

 

– 你同意現在的人鮮有關心政治嗎?

利安豪:這現象是澳門文化的一部分。事實上,澳門累積了一大片財富,也令事情複雜起來,當資源集中到這一程度時,就有必要改變社會政策,可惜,這改變還沒如人們所願的進行。

 

– 經濟急速增長而造成的影響,有否在葡人圈子裡呈現出來?

高天賜:我不認為這是主要的問題,人們講多行動少,問題的關鍵很簡單:只要一天還沒有主要官員(如行政長官、司長級人員)問責制,也不見得有何改善。官員不用問責,就會衍生濫用職權和貪污。我們現在甚麼都差,就是因為沒有主要官員問責制。

 

– 回到之前的問題,你看到今天困擾葡人社區的問題有甚麼?

高天賜:結構性的老問題,缺乏民主意味著葡人和土生葡人在政治方面,說話都沒「牙力」。這在社會範疇、居住、健康、交通等方面帶來了負面後果。有位立法議員向我說,葡人這群海盜,管治澳門400年,他們忍受夠了。他們認為,回歸後特區會變得更好,誰知北方來的更似海盜,偷盡這裡的東西,現在他們無食物。

若不正視問題的根本所在,繼續彼此唾罵也沒有意思。某些議員就如大戲班的演員,在立法議會中,只得四位代表公眾市民,其餘的都是鬧劇的演員。

 

利安豪:影響葡人圈子的核心問題,也都影響着普羅大眾,和大家生活息息相關。但還有另一問題,就是葡人被邊緣化,這跟大多數的議題討論均以中文進行有關。因此,有說葡語的議員很重要,因為我們對議會起監測的作用。林玉風,雖然是華人,但她用葡人都明白的語言[英文],以不同的方式提出問題,當我們可明白與會者的發言內容,事情就會變得很不同。

 

– 剛才你提到了語言障礙, 那應有甚樣政策保障葡人?

高天賜:我們嚴重缺乏優秀的口譯和筆譯人員。只有將葡語列入學前教育必修課程,才解決問題。這取決於政治意願,你無法扮教葡語,因為事實證明,學生根本不懂葡文。

 

利安豪:語言教學,是需要並駕齊車。在中文的輔助下,用粵語(非普通話)教葡文也很重要。葡人社區的公民參與是否有效,取決於雙語人才。把葡語納入華人的教育裡面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整體的翻譯水平欠奉,而中葡翻譯這專業卻是澳門的靈魂所在。大家都應雙語兼備的,因為我們對澳門建設的貢獻,有賴我們融入社區的能力。

 

– 居澳許可的申請積壓、換領身分證,都引起葡人社區的普遍關注。

高天賜:這是由於他[保安司司長張國華]居其位太久所致,很多事都變得太常規化,以致審批時間過長,申請文件堆積如山。

 

-這不止是政治層面了,而是官僚風氣嗎?

高天賜:可是,葡人的訴求常被置若罔聞,我們曾有聲音,要求撤換司長。我曾遇到有些案例,申請要等七、八個月,這是不能接受的。枉我們還自稱葡語國家平台,簡直恥辱。當中有人在背後從中作梗,削弱葡人,有傳統的勢力不喜歡見到太多的葡人留澳。

 

利安豪:花這麽時間這未解決叫人怎可接受。在澳門,若官方的政治話語,是想將自己定位為中葡國家合作的平台,就須保持友好關係,讓葡語社區繼續更新和自強。

 

– 有人高呼真普選,不值那些豪花五百萬澳門元的人,為何大家爭到「頭崩額裂」,非到那權力非常有限的立法會不可?

高天賜:從一開始,議席是用錢買的,梁安琪當然可以,她第二候選人也有機會,其他議席應輪到麥瑞權,他洗了八百萬澳門元。同樣,關偉霖背後也有一強大財力後盾支撐。有錢能使鬼推磨,選舉也是。一切將照舊不變,我有動力繼續過去八年的工作,因為澳門社會認可我的工作,這給了我力量。現階段這比賽,很不容易才有一位葡人擠身於立法會之內。

利安豪:在公佈我參選時,我已馬上說,我絕對無當選的可能,在直選的圈子裡,人們為爭取改變現況而戰,有所作為。轉變是一個艱辛的過程,經歷很多的敗仗,但一定還需要更多堅持這信念的聲音。

 

– 那你繼續的原因是?

高天賜:人們投我一票,我履行我的職責。我有一個使命。我是中國境內唯一的葡裔議員。人們不得不投給真心為葡人辦事的人,而不是只在選舉當日,走出來說自己幫助葡人社區,聲稱支持葡語學校等等這些把戲。我爭取的不僅是利安豪所爭取的,而是所有人。

 

利安豪:對選民而言, 我不認為國籍是一個很重要考慮。這跟更多的事情有關,我並不是「無拉拉」出現在名單上,我和林玉鳳情同手足,我們[公民監察]平均每月均就社會議題開會,在公民監察所審議的議題上,大都反映了與葡人社區息息相關的事項。

– 例如?

利安豪:就城規而言,目前尚未留意到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大行其道。教育制度須鼓勵師生們積極發揮創意,讓藝術創作與社區產生互動的關係。只有透過文化和教育滲透,才能改變未來幾代人的思想。

 

– 議員們一身幾職的現狀可行嗎,是否應該修改?限制議員的身分角色重疊,合理嗎?

利安豪: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,但從長遠來看,是合理的。首先,避免因利益衝突而影響了實際操作。其次,騰出更多時間,人無可能一身數職,議員也不例外,既要評估法律草擬,又要應付立法會以外的會議和工作。

 

高天賜:這還是一個政治問題,有人既為議員,也是行政委員會成員,結果就釀成了建築商黃如楷的醜聞,一宗涉及2.3億元公帑的直接批給 [氹仔醫療綜合體設計項目],議員不能兼任行政會成員,當一個議員因利益衝突而持偏頗意見,又怎能監督政府措施呢?傳聞,立法會議員這一職,對許多人來說,都是兼職。

 

利安豪:因此,立法會需要有更多認真做實事的人,以服務市民行先,促進重要法律出台,這是不能妥協的。投林玉鳳一票是重要的,因為高天賜有充足的票源。

 

– 你不是一位議員,但又跟進《文遺法》和《城規法》,以你看法,這兩套法案有所妥協嗎?

 

利安豪:局外人是很難看到的,但兩法案當中,出現不少問題,反映當初應以更審慎和嚴謹的態度起草。條文被修改了,我不明白為甚麼。我擔心的問題最終都出現了,關於緩衝區的[不再是強制性的],因為這挑戰了整個法律。

 

高天賜:我們正經歷澳門的決定性時刻,在立法會上,我們要有葡人和土生葡人的聲音,林玉鳳是一個非常美麗、做事很有效率的女人,但缺乏勇氣去爭取底下層的東西,像我這樣,轉身拍案離場。

 

– 是這樣嗎?

高天賜:我不期待利安豪同意。這就像一場賽車,大家的差異,標誌著我們開車的​​速度和馬力。

 

利安豪:這兩張參選名單當中,都有莫約相同的人脈光譜。但是時候有其他聲音,有不同的言論表達、不同的方式提出反對,澳門有迫切需要去轉變,這跟公民意識有關。我們無後路可退,缺乏法律框架的宣傳,最後出來的結果,就會破壞了整場賽事。

 

高天賜:選舉管理委員會是一個常設實體,必須全年工作,提高公民教育。

利安豪:公民教育的過程是很重要的,因為這才傳達到投票的重要性,投票是不可剝奪的。

 

– 當他們討論政制改革時,是否錯過了表達投票價值何在的良機呢?

 

高天賜:當然,我們一直對這問題掉以輕心,尤其當叫小朋友簽署這「2+2+100」方案。這已鑄成大錯,有人玩小圈子,利用「一國兩制」的原則,去令自己感覺良好。
利安豪:這樣的體制不可能一時三刻糾正過來,重點是在政府架構上,我們要建立一個主要官員問責制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