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inião | O voto preparado

Maria Caetano   Um dos instrumentos de aferição da eficácia dos diferentes sistemas políticos consiste em estabelecer uma correlação entre o modelo de participação pública adoptado – do mais autoritário para o mais aberto – e os índices de riqueza dos territórios: por norma, o PIB per capita, ou outros mais integrados que permitam também…

Opinião | As eleições e as questões que importam

Lou Shenghua *   Há uma série de coisas neste mundo que parecem análogas, por exemplo, é possível encontrar semelhanças notáveis entre as eleições políticas e o desporto. Nos dois casos a imprevisibilidade dos resultados é seguramente a parte mais significativa. Por isso, à medida que se aproxima o dia das eleições, não é de…

Opinião | A economia nas eleições

José Luís de Sales Marques * É, sem surpresa, que os temas económicos mais em foco no discurso eleitoral das diversas listas concorrentes às eleições à AL no próximo dia 15 estão relacionados com a habitação e a especulação no mercado imobiliário. Quase todas as listas abordam a necessidade de o Governo construir mais habitação…

八十後新力軍

八十後這一代人佔選民人數較多,將是今屆選舉的關鍵所在,當中不少人更是首次投票。這一數字雖對泛民主派的候選人有利,但好戲還在後頭,賭場「話事人」、傳統陣型的配票實力、以及選民的棄票,預計新立法會的格局在未來四年將變化不大。   Sónia Nunes     今屆選戰打破了不少紀錄:參選名單空前眾多,共二十候選組別;短短一年內 ,選民人數激增逾一成。居民於2012年12月31日載止前辦理投票資格,為的就是今個週日,投下神聖的一票,決定立法會三十三位議員中的十四位議席花落誰家。   新登記選民總數有26,909人次,大多為年輕的華人。主群(佔53.4%)為30歲以下,較老齡選民(30至72歲,佔46.6%)突出,當中有不少為「首投族」。這些數字似乎對候選人周庭希甚為有利,他是新澳門學社名單之一,生於20世紀80年代的出色社運人士。「首次投票的選民傾向於選擇較為激進的名單,年輕的候選人佔較多的優勢。」政界評論員譚志強說道。這也間接吸走了「超越行動」第一候選人高岸鋒的選舉,他是前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的會員。 「他是假民主的。」譚志強說道。這位科大教授接着解釋:「以他資歷如工聯一樣想當左翼頭目還沒夠火喉。他在今場選舉中另一任務是分散選票,甚具破壞力的。」   「年輕人會作出明智的選擇。」在澳大任教的政治學專家仇國平說。他的政見與周庭希較為吻合。他表示,澳門的年青人較受香港的政治背景影響,趨向較為進取的候選人。「周主張更自由的價值觀,如爭取LGBT權利,這吸引年輕人的注目。」仇預料這轉移了新澳門學社的部份選票。「有些選民對區錦新和吳國昌的保守作風已有不滿。」   究竟,新澳門學社會否爭取到第四張議席?澳門理工學院教授和政治評論員蘇文欣則持懷疑態度。「泛民陣容有各自己支持者,但仍相對地處於劣勢,他們沒有廣乏的群眾基礎」他比較道。   在探討「首投族」的投票意欲時,不得不考慮浮游的棄票率。 年輕人的迴避 雖說年青人手握眾多的「處女票」,但年輕人鮮有投票意欲,蘇文欣和仇國平不約而同地指出。如此一來核心的新選民他們的票,要麼早就給建制派收買,要麽將投給與老闆立場一致的名單。如經屬實,新一屆立法會議席瓜分將不會有甚麼驚喜。   仇國平則認為年輕人較易棄票的原因有二。一方面,「青年人大都對政治不感興趣」;另一方面,「他們大都與社團關係不密切,這是推動他們投票的一大動力。」   建制組別常拉攏社團,以確保選票。 例子有二,分別在2005年和2009年選舉,澳門民聯協會爭取了福建團體支持,動員會員投票給陳明金(金龍娛樂場的老闆);由梁安琪率領的澳門發展新聯盟,則取得澳娛工會支持。早於今屆前競選期間,江門同鄉會副會長麥瑞權(現屆候選人)花了八百萬澳門元,向一萬四千名會員「派糖」。   仇國平則指出,物質送贈在意識上已跟團體拉上了關係。他說:「現在大多數人支持某一協會或某一候選人,並不是因為他們有着同樣理念,而是有利可圖,連出國旅遊都會有『著數』。」   首投一族中,蘇文欣概括了三大類:具公民素質的青年(只佔少數,他強調)、曾受某候選人恩惠的移民(雇主為候選人、利益由某團體代表),還有一類「因為收了人家的購物券而要走出來的人,當中逾八成都會投票,只為『投其所好』。」   有一項研究,或可稍為推翻青年投票率低這一預測。該研究於2009年由香港浸會大學講師Malte Philipp Kaeding進行,採訪了59名就讀澳大、年齡介乎18和20歲之間的學生,大多數受訪者選擇參與政治(如投票),以較積極方式請願。   主場優卷在握   在眾多動員居民登記作選民的團體中,蘇文欣把焦點放於博彩界,並指出「賭場大老闆都指望這些票,顯而易見,這是他們的皇牌。」   譚志強對此表示同意,並說這是今次選戰的「主要關注點」。他指出:「假設娛樂博彩的界別獲七、八個議席,比例則相當高。他們越多議席,那將來審批[法律]草案更將保障這班富商一小撮人的利益。」   年輕選民不足以扭轉立法會內博企及建制派操控的劣勢,甚至有心推動政改、支持可持續發展的大眾選民也不足以擊敗保守派精英。「沒有改變的可能。」譚志強預料道。 「即使14名直選議員都是泛民,仍在議會中佔少數,難以左右大局。」仇國平肯定說。   據三位評論員所述,週日的結果估評應與上屆立法會大致相同。儘管如此,譚志強和仇國平均認為今屆選舉趣味盎然:選戰轉趨保皇黨之間的角力,分裂成賭場、親北京、內地同鄉社團之間的對壘,確實的風起雲湧。  

選舉佈局下的新棋子

他們很年輕,週日投第一次票,將來站出來的人數會否更多?他們有話想說嗎? Kelvin Costa   雖然估計澳門青年在可見將來成為主宰選舉結果的主流群體之一,但是他們政治敏感度不足常備受批評。怎樣贏得他們的選票逐漸成為穩取立法會議席的關鍵;某些候選似乎一早察覺這一點。 Owen Chio今年19歲,主修法律的大一學生,今次選舉將是他第一次投票。他表示不太懂投票的過程,而且還沒想清楚該投給誰。「我對每一位候選人都不是很了解,我打算開始讀他們的參選政綱,在選舉前,相信仍然有時間細看他們的政績。」他補充說。 Chio平日鮮有閱讀本澳的新聞資訊,反而較感興趣閱讀香港的新聞時事,他坦言自己對於澳門政局狀況不太熟識。Chio通常透過閱讀《澳門日報》或收看澳廣視的新聞節目了解本地新聞,但他表示對這些主流媒體「有所厭倦」,因為「無法解釋清楚利益衝突之間的來龍去脈。」 雖然Chio尚未決心投票給誰,但本澳建制的政治團體肯定不是「他杯茶」。 他說:「如果他們一直真心為市民服務,自然不需要在最後關鍵時刻才爭取支持,不用做這麼多『畫蛇添足的舉動』。」 「我會緊記他們曾經為我們尤其是年輕人爭取過些甚麽,我們會繼續監察。我的投票標準很簡單:你有否尊重過『一國兩制』?在抱怨政府的同時,有否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呢?」Chio問道。 19歲的高中學生Ryan Chan不太樂意回應任何有關選舉的事宜。從採訪的一開始,他開宗明義自己不會投票。「我知道我的一票非常重要,但我怕我可能會投錯票。畢竟我只是一個學生,我不懂政治。」他說。 在他腦海中唯一有印象的政治人物就是立法會議員陳明金,他經常在他家附近聽到「陳明金」這一名字。「我的家人和陳明金都祖籍福建,而我們[福建人]常主張照顧自己人,這是我們共通之處,但我不認為他可以代表我,為我發聲。」Chan補充說。 即使政治並不如他所想的那麼遙遠和陌生也好,Ryan Chan表示他不希望參與選舉。正如他所言,「當事情涉及政治就會變得相當複雜,像我這樣年紀的人也不適宜在現段四處發表評論,時機還不成熟,也許待我再長大些,跟社會再接觸多些才算吧。」 但不會太晚了嗎?「這是我的性格問題。我不喜歡被人煩。你也可以說我是政治冷感吧,我承認這一點的。除非發生了一些像墓地醜聞這麼嚴重的事情,那我就會關心。至於選舉,我真的不太管他們的政治立場。」他補充道。 Chan認為由於平日自己忙於學業而影響他對政治的態度,他補充說,自己因常覺得學習太累而疏於關心時事。Chan就讀的學校要求學生讀《文匯報》,一份親北京的香港中文報紙,該校為每間課室訂閱五份。「當我的朋友就選舉話題談大寛論,我還是會豎起耳朵留心聽。」他總結說。 今年21歲的應屆大學畢業生Vicky Tam在街坊轄下的某青年協會當義工。今次選舉,她已決定了把自己的處女票投給誰。「我知道很多這位候選人[何潤生]他一直做的事情。他人很隨和,亦平易近人。他給了我們很多機會去探索人生的價值何在。」她說。 Tam在該協會裡的表現很活躍,而她也在那裡認識到一班好友,找到歸屬感。她常參與舉辦活動,如才藝表演、舞蹈比賽、探訪孤兒院和交流團等等。「我們很多人聚在一起,做一些我們想做而又對社會有貢獻的事,我們在這裡找到我們的快樂」她闡述。 Vicky Tam 在Facebook裡加了這位候選人作朋友,因此經常了解到他最新的近況。究竟是因為甚麽令Tam投何潤生一票,相信部份是因為他的較高曝光率。「作為Facebook經常用戶,我看到了很多關於他的帖和照片,從而得悉他為民請命的一面,讓我印象深刻。我看到他為美好未來而奮鬥,與此同時,我較少看到其他人做同樣的事。」她說。 同樣都是首次投票、今年23歲的Jacky Chu仍然猶豫投票與否。他不認為他的一票會改變到些甚麼。「立法會上所作的每一個決定,都有人在幕後控制和操縱,最終所有事都只是按他們的計劃進行。」他批評道。 Chu支持泛民主陣營。在他看來,候選人必須有誠信與為人正直,堅持自己的信念和言行一致。「從候選人走上政治舞台這刻起,他的一言一行,我都看在眼內,他所做的一切都會成為我考慮的因素。」他說。Jacky Chu表示對立法會選舉不存有一絲希望,他甚至認為即使泛民主派贏得另外兩個席位,都不會扭轉大局。他認為:「始終都仍然是建制派的天下,主宰決策的幕後黑手,選舉就如一盤棋,我們只不過是任人搬來搬去的小卒。」